盛世国际APP下载

歡迎登錄,請先[登錄][注冊]
重要提示:

中國區域經濟版圖生變 中部成最強增長帶

欄目:區域經濟 點擊量:2,656 發布時間:2018-08-21

  “在很長的時期內,中部區位優勢將更加明顯,東部產業向中部轉移的步伐還會加快,其中,武漢、鄭州都有米字型高鐵,兩地經濟增長的空間將很大。”陳耀說。

  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這一次,輪到了中部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匯總各地經濟數據發現,今年上半年中國區域板塊的增長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,其中增長最快的是中部,平均增速為7.91%,高于西部的7.23%,東部位居第三,平均增速為6.69%,最慢的是東北,平均增速為4.53%。

  這與2017年的情況類似,2017年中部平均經濟增速為8%,為四大區域板塊最高,該年西部經濟增速為7.73%,東部為6.89%,東北為5.3%。

  上述格局變化表明,中國經濟增長動力最強的地區已經變為中部。

  中國各大區域板塊發展幾經輪動。改革開放時期,東部占據沿海地理優勢,經濟迅速發展。2006年全國重工業發展提速后,重工業比重最大的東北,成為發展速度最快的地區。而后10年西部大開發,西部經濟增速從2011年開始躍居全國第一。而中部地區2017年以來并沒有特殊的政策優勢,為什么經濟增速在全國一馬當先?

 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秘書長陳耀認為,中部經濟異軍突起,最根本的原因是其區位優勢。隨著全國高鐵網絡形成,加上國家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推進,中部地區承東啟西,物流優勢凸顯,帶動了地區制造業發展和服務業發展。

  “下一階段,在很長的時期內,中部區位優勢將更加明顯,東部產業向中部轉移的步伐還會加快,其中,武漢、鄭州都有米字型高鐵,兩地經濟增長的空間將很大。”陳耀說。

  區域增長動力轉變

  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經濟經歷了不同的動力變化,東部、東北、西部、中部輪流成為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。

  改革開放初期,東部地區發展最快。以1995年為例, 浙江經濟增速為16.7%,為全國第二,沿海大省普遍呈兩位數增長。1996-1998年經濟增速最高的是福建,增速分別為 15.4%、14.5%、11.4%。進入20世紀初期,東部經濟也是最快,比如2000年浙江和北京經濟增速都為11%,為全國第一,天津、上海、江蘇經濟增速接近11%。

  從2003年開始,中國逐步走出通貨緊縮,進入新一輪重化工業發展時期,西部和東北經濟表現搶眼。最典型的代表是內蒙古,其經濟增速持續8年居全國第一,在2003年,內蒙古增速達16.8%,2004年再升至19.4%。由于內蒙古一部分位于東北地區,其經濟加快,反映了東北、西部重工業發展的潛力。

  2006年到2009年,東北地區經濟增速分別為13.6%、14.23%、13.63%、12.5%,位居全國第一。而從2011年到2016年,經濟發展速度最快的是西部,平均增速分別為13.6%、12.4%、11%、9.27%、8.85%、9.42%。

  但是從2017年開始,經濟增速最快的地區變為了中部。該年中部經濟增速為8%,高于西部的7.73%,東部的6.89%、東北的5.3%。2018年的情況也類似,今年上半年中部地區經濟平均增速為7.91%,同期西部地區增速只有7.23%,東部為6.69%,增速最慢的是東北地區,平均增速為4.53%。

  為什么現在中部地區發展最快?主要原因是中國早已告別了重化工業發展的加速時期,步入到了經濟新常態,就全國而言,經濟發展的最大動力來自服務業。而東北、華北以及西部的西北地區,過去經濟以重工業為主。

  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最高的是貴州,經濟增速為10%,其次為西藏,經濟增速為9.6%左右。云南為第三,增速9.2%。

  盡管今年經濟增速前三名是西部省份,但因為西部經濟分化明顯,導致西部經濟難以在全國板塊中增速再持續第一。比如重慶前幾年經濟增速持續全國第一,今年上半年增速僅為6.5%。在經濟增速最后10名中,除了東北三省外,西部省份占了五個,分別是內蒙古、甘肅、新疆、青海和廣西,以西北省份為多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從2007年經濟進入周期的峰值算起到2017年,各地經濟增速放慢程度不一。東部從14.13%,降低到今年上半年的6.69%,中部從14.1%,降低為7.91%,東北從14.23%降低為4.53%,西部從13.9%降低為7.23%,其中東北地區降幅最大,中部降幅最低。

  在很長時期內,各個區域板塊都有經濟下行壓力。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教授劉秉鐮認為, 東部地區外向型經濟占比高,近來受貿易保護主義、單邊貿易政策影響,靠勞動密集和資本密集拉動外向型經濟的模式受到沖擊,現在需要加快創新驅動。另外,東部各省面臨結構調整問題,西部產業目前還是傳統產業的居多,也有結構調整上的壓力,而中部產業也正在經歷新一輪調整。

  中部現工業服務業雙輪驅動

  為什么從2017年開始中部經濟開始提速?

  數據顯示,中部經濟實現了工業和服務業雙輪驅動。

  2018年上半年,山西、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、河南的服務業增速分別為8.1%、8.8%、9.7%、9.1%、10.5%、9.1%,大幅高于全國7.6%左右的服務業增速。

  在第二產業方面,上述六省增速分別為5.7%、7.4%、6.7%、8.4%、8.5%、7.7%,除了山西和湖南稍微偏低以外,其余地方增速都遠遠高于全國,這與其工業增長快有關。

  首都經貿大學副校長、中國區域科學協會會長楊開忠認為,服務業的發展嚴重依賴區域市場和工業生產。“像東北地區工業不景氣,消費不夠活躍,服務業整體上自然也不會有好的增長表現”。

  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規模以上工業增速除遼寧為兩位數以外,吉林和黑龍江分別為2%、3.9%,在第二產業方面,遼寧為8.2%,吉林和黑龍江分別只有1.7%、3.6%。服務業增速方面,黑龍江為6.6%。遼寧和吉林分別只有4.2%、3.6%。這說明東北服務業表現較差,工業也不如人意。

  以東部為例,目前經濟主要是服務業為主,第二產業,特別是工業增速都很低。其中經濟大省廣東,上半年第二產業增速僅僅為6%,江蘇也只有6.4%,山東為5.1%,上海為5.8%,北京為5.4%,海南和河北只有3.2%,天津只有1.5%,都大幅低于全國平均水平。稍微增速高一點的省份只有浙江和福建,上半年增速分別為7.4%、8.1%。

  但是東部省份服務業發展比較好,比如廣東上半年服務業增速為8.2%,山東為8.5%,上海為7.4%,北京為7.2%,河北甚至達到了10.7%,福建和浙江增速分別為8.1%、9.1%。這表明,東部經濟增長主要是靠服務業帶動,第二產業,特別是工業增速較慢。

  至于西部地區,則分化明顯, 除了貴州、四川、陜西等地工業和服務業都發展很快以外,其它大部分地區都有短板,要么是服務業快、第二產業慢,如寧夏,要么是工業增速高、但是服務業慢,如青海。

  人口非增長決定性因素

  為什么中部地區工業和服務業同時發展很快?

  論人力成本,西部、東北比中部優越,論工業化程度,西部比中部要低,按道理西部的第二產業特別是工業應該是發展更快。如果論人口流入情況,東部大部分地區人口凈流入多,服務業以及消費情況,應該是東部最好。

  但實際情況是,在服務業和工業,以及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速方面,中部發展態勢都非常好。

  比如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速,中部除了山西為9.1%以外,其余地區都是10%以上,安徽的增速甚至達到了12%,但是華北、東北和西北地區的增速都很低,這表明消費并不活躍。

  東北的服務業發展慢,一大原因是人口流失。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7年黑龍江、遼寧、吉林的常住人口凈流出分別為8.9萬人、7.2萬人、16.3萬人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,2017年廣東、浙江、新疆、重慶、江蘇、安徽、四川、陜西、西藏分別凈流入了2.96萬到68.5萬人不等,其中廣東凈流入常住人口69.5萬,浙江凈流入31.3萬,新疆凈流入19.3萬,重慶凈流入14.8萬,江蘇凈流入9.3萬,安徽凈流入8.4萬。

  重慶今年上半年第二產業增速3.7%,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僅1.8%,但是憑借人口流入大的優勢,以及大力發展物流等產業,今年上半年服務業增速仍達到了驚人的9.3%。

  而河南、湖北、江西、湖南等中部省份雖為人口凈流出地,地區社會消費品和服務業卻發展很快。

  對此,陳耀認為,根本原因在于,隨著高鐵發展,中部地區利用區位和交通優勢,包括開通歐洲貨運專列,帶動了當地物流業和制造業的發展。

  “有了貨物需求,促進了制造業發展,也帶動了消費。”陳耀說。

  以河南為例,2017年,河南常住人口凈流出38萬,在全國僅僅低于山東。該省今年上半年生產總值為22244.51億元,增長7.8%,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.0個百分點。

  依托區位優勢,河南物流業發達。2018上半年,河南公路客貨運總周轉量增長8.5%;機場旅客、貨郵吞吐量分別增長18.5%、12.2%;郵政業務總量增長26.9%,電信業務總量增長186.1%,該省今年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增長9.1% 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.5個百分點。

  工業方面,上半年全省裝備制造、食品制造、新型材料制造、電子制造、汽車制造等五大主導產業增加值增長9.9%,高于規模以上工業2.2個百分點;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12.4%,高于規模以上工業4.7個百分點。

  中部地區經濟發展快,可能也與中部大部分省份在南方有關。楊開忠認為,“以秦嶺-淮河為界,我國地理分南北方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長根本的整體特征是南快北慢。所謂中部地區經濟發展最快,實際上也是南方地區增長快的表現。”

  楊開忠表示,中國經濟南北分化這種趨勢,是南北方區位條件、經濟結構和制度文化差異的必然結果,未來整體上將有過之而無不及,這應該引起國家層面的重視。(定軍 年可可 許夢瑤)

相關信息

關閉

在線客服

入會咨詢服務

020-83579820

招商咨詢電話

13602754269
020-83501327
盛世国际APP下载聯系人:唐先生

網站咨詢服務

020-83591872

關閉
盛世国际官网 - 欢迎您 万丰国际 - 欢迎您 盛世国际APP - 欢迎您 盛世国际 盛世集团